www.g22.com - 恒峰娱乐在线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古龙小说全集

为什么不爱言情小说(图)

时间:2018-12-16 02:35:25  来源:本站  作者:

  为什么不爱言情小说(图)小说家中的超级巨星达希尔·哈米特、阿加莎·克里斯蒂以及阿瑟·C·克拉克三人有几个共同点:他们专攻流行题材的创作,同样受到大众媒体和文学研究者的关注。来自耶鲁大学和阿拉斯加大学的英文教授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硬汉侦探小说、科幻与奇幻小说等的研究,他们试图找出小说中的修辞手法、文化基因,并将其看作是区分各个年代的重要标志:美女蛇、奢华的东方快车,还有会唱歌的电脑(《2001:太空奥德赛》。

  然而,流行题材讨论中,唯一没有涉及的就是言情小说—既没有发展史介绍,也没有现状综述。莎拉·弗朗茨·里昂决心填补这个空白,她甚至把小说中的一些警句文在自己的右臂上—“珍惜束缚他们的枷锁。”它出自出版于1970年的杰梅茵·格里尔的代表作《女太监》,是对女权主义者的“战争号角”,显然,把这句话文在手臂上颇具讽刺意味。

  格里尔不光讽刺言情小说的作者,还讽刺那些把言情小说捧成畅销书的读者,暗示这些读者屈从于农奴一般的身份,幻想着他们的英雄是有着健硕胸肌的雄壮男人—有着无与伦比的生活和非同一般的观点,对儿女情长不屑一顾……而实际上出现在他们眼前的作者却是身材娇小、言语诙谐的女性形象。

  然而,两年之后,凯瑟琳·E·伍德威斯的言情小说《火焰和花》中穿紧身胸衣的开膛手大获成功,突然之间开创了言情小说的新领地,其中极具争议的性描写和艳情题材本身以及必然会出现的恩爱、现代言情小说同居等结局,都受到了格里尔同时代人的抨击。

  对于里昂来说,她厌倦了对这个话题的争论,“对于女性来说,这到底是拥有了话语权,还是对女性的压迫?我们需要新的方法来研究言情小说。”

  言情小说一直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里昂试图揭开这个面纱—在今天,这层面纱也可能是电子书阅读器皮革质感的书页—新兴文学学者之一,他们将关注的焦点从高雅的文艺转向了被看低的大众娱乐消遣—这种娱乐文学题材深受大众喜爱,是维持出版业运行的支柱—美国图书市场销售的平装书有一半以上是言情小说。

  “事实上,如果你回顾一下18世纪大众对女性流行小说的反应,就会发现它和250年后的现在我们在争论的东西一模一样。不得不说,这线年以来,里昂一直致力于和那些来自美国各地无畏的浪漫文学(及其许多支系流派—超自然文学、哥特式文学、时间旅行文学、科幻文学等)学者劝说人们给予言情小说一些亟须的“爱”—学术上的关注。

  2007年,里昂和一位在芝加哥德保罗大学教授通俗言情文学的教授埃里克·泽林格—他同时也是一位美国诗歌学者—一道创立了国际通俗言情文学研究会。这个协会举办了多次国际会议,还在2010年创办了《通俗言情文学研究期刊》。他们希望能在一所有博士点的高校成立一项通俗言情文学的奖学金并开设相关的研究生课程—这个愿望目前还遥遥无期。

  尽管如此,高校还是加入了通俗言情文学的课程,也让其在学术机构中成为正统,从乔治梅森大学到名扬四海的普林斯顿大学—威廉·格里森在此教授美国文学畅销课,诺拉·罗伯茨是课程主要研究的作家—都有课程专门研究和讨论通俗言情文学。格里森让学生投票决定考试涉及的小说,2011年,《五十度灰》受到了一致推选。

  言情小说是大学课程中最难有一席之地的一个流派,学术界似乎喜欢对任何东西都进行严格的审查,不管是《绿野仙踪》、碧昂丝还是麦莉·赛勒斯。在学科正在进行激烈辩论的同时,这些浪漫的学者正在撰写后女权主义的故事,随之而来的,就是学界对这类作品的嘲弄和贬低。

  麦克丹尼尔学院的英文教授帕梅拉·瑞吉斯用赞赏的语气说到:“格里尔是第一批有影响力的反对派之一。”瑞吉斯的著作《言情小说自然史》开创了将言情小说置于历史背景下研究的新浪潮。“杰梅茵·格里尔……在1970年开创了言情小说的现当代批评,提出了言情小说是对现代女性的奴役,随后这一观点成为文学批评中的普遍观点。”瑞吉斯在书中写道。

  言情小说学者期待的幸福结局之一,就是言情小说可以成为学术审查对象。泽林格说希望能够在高校开设言情文学研究的学位课程。在他们的想法中,社会科学家、神学家、女权主义者、历史学家、人类学家、哲学家甚至古板的文学学者的书桌上,都应该出现言情小说的封面。“我们会像看待其他文学作品一样看待这些书(言情小说),把它们视为创造性想像力的产物。”里昂说。

  言情题材正在渗透到其他领域:医学教授开始关注言情小说如何刻画医生和护士,研究中东问题的专家也开始翻看描写酋长英雄的小说。

  不过,在学术界这个大环境接受言情文学并对其进行分析研究之前,言情文学研究的小圈子必须接受即将到来的整个文学界的广阔视野和名气—当然,也要忍受一些人的蔑视。

  “爱情是我的宗教信仰—我可以为它而死。”浪漫派诗人的鼻祖约翰·济慈写过这样一句话。但在言情小说中,死亡并不可取,“我们要的是‘幸福结局泽林格说。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