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22.com - 恒峰娱乐在线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金庸小说全集

恒丰娱乐:专家称官场小说迎合读者矛盾心理

时间:2018-12-11 21:06:41  来源:本站  作者:

  他们有着双重身份,工作时是政府官员,闲暇时摇身一变成为作家;他们的作品,从《国画》、《侯卫东官场笔记》 到《乌纱》、《芝麻官悟语》等,在市场上持续热销;他们的出现,构成了特定时期的一个文学现象,越来越引起公众的注意 。他们,就是写官场小说的官员们。

  官场小说大多由反腐题材作品演变而来,以官场为舞台、官员为主角,主要描写当下干部体制的问题与党政干部,尤 其是领导干部的生存状态。

  官场小说线万字长篇小说 《国画》出版之后,该书的作者王跃文也被称为“ 中国官场文学第一人”。1962年9月26日,王跃文出生于湖南溆浦。1984年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溆浦县政府办 公室工作,后调入湖南省政府办公厅。平日里,王跃文看上去嘻嘻哈哈,内心却有着挥之不去的忧愁和孤独。后来,医生告诉 王跃文,他患了抑郁症。很快,王跃文为自己找到了一个不错的治疗办法——读书、写作。

  1989年,王跃文开始文学创作,把自己的官场体验写进了《国画》。《国画》以主人公朱怀镜的官场沉浮为线索 ,通过描写“荆都市”一批生存于权力中心及边缘的人物,揭露了他们的“游戏规则”。2001年10月,王跃文“弃官从 文”,当起了专职作家。

  之后10年间,官场小说盛行,催生了一大批模式化作品,包括省部长系列、局长系列、秘书系列、大院系列等。作 者不外乎两类人:一类是专业作家,一类是曾在或正跻身官场的官员们。

  有媒体曾将1999年以来知名官场小说的作者按地域进行分类,发现最有名、也是最爱写官场小说的当属“秦晋官 场小说作家群”。在陕西的“官员作家”队伍中,恒丰娱乐上至省政协副主席张伟,下到县市区党政一把手,官员写书蔚然成风。与陕 西一河之隔的山西,官场小说创作同样盛行,其中又以《国家干部》的作者、山西省副省长张平知名度最高。此外,以王跃文 为代表的湖南官场小说作家群,也备受关注。

  专家分析称,这些官员在官场中历经风雨,大部分人都是从基层做起,步步为营,经历了仕途坎坷。一方面,他们希 望用文字记录下自己奋斗的岁月,记录下对时代变迁的感触;另一方面,官场规则与沉浮也让他们多有感慨,把这些东西揭示 出来,也是给自己的情绪找一个宣泄。

  “摸着石头过河,在河里是不能多说话的”,“不管正职还是副职,皆按照正职来称呼”……这些被网友们奉为“官 经”的段子出自官场小说《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叫“小桥老树”。在2010年11月公布的“中国作家富豪榜”上,“ 小桥老树”排名第二十二位,版税收入达190万元,比著名作家贾平凹、王蒙的收入都要高。

  “小桥老树”是个很低调的人,不愿透露自己姓名。环球人物杂志记者采访他时,他也很礼貌地说:“你好!我是小 桥。”不过,在记者的再三追问下,他最终透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重庆市永川区市政管理局副局长张兵。

  1970年,张兵出生在四川康定。他笑着告诉记者:“我生活在‘跑马溜溜的山上’。父亲初中毕业入伍,后转业 回乡当了警察。母亲高考时由于家里穷,上了甘孜师范,毕业后在康定支教,一呆就是16年。”学生时代,张兵经常在化学 课上偷看小说,以至于考试经常不及格。严重偏科的他后来选择了文科,并在大学学了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后,他被分到现 在所在的单位,从一名基层公务员一步步干到副局长。

  2006年,张兵开始写作。他的写作动机很简单,“在基层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积累了一肚子的故事,不写出来太 可惜了。”2008年1月1日,他动笔写《侯卫东官场笔记》。这是一部自传体小说,将304位各级别官员、84起官场 风波、66个党政部门、23次微妙的调动与升迁,与一个普通公务员侯卫东的命运联系起来,一步步展示村、镇、县、市、 省各级官场的“现状”。张兵说:“书中所有的人物都有现实来源,是自己和身边人的生活写照,线%。”

  很多人认为为官清闲,所以官员会有时间来写书,但张兵创作从不挤占工作时间。“写作只能安排在晚上。只要没有 应酬,我一般6点半吃完饭,先睡半个小时,然后从7点一直写到12点。周末和节假日没有要紧事,一般都用来写作。记得 有一年大年三十晚上,看了会儿春节联欢晚会,我就开始写,突然接到分管领导电话,要去检查安全。在烟花爆竹响彻全城时 ,我一边查看着街道每一个角落,一边在心里祈祷不要出现爆炸或火灾。凌晨1点回到家,又写了一个多小时才休息。就这样 ,每年100万字,都是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

  记者问他为什么一直隐藏自己的身份,他说:“过去是担心不能成功,怕人笑话。现在讲出来又有炫耀之嫌,也怕引 来不必要的麻烦。”由于有了版税,张兵的生活也改变了很多。“手头宽裕了,能做以前不能做的事。比如女儿要读小学,我 就在学校附近买了一套房,解决了每天接送的问题。”

  有人买就说明有人看,官场小说的火爆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在普通百姓眼中,它被看成洞察官场腐败、了解官场规 则的重要途径。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在北京西单图书大厦官场小说书柜前,采访了几位正在翻阅的读者。40岁出头的刘先生告诉记者 ,他对官场小说感兴趣,是“因为里面描写的是一些局外人无从知道,但又确实每天发生在身边的事”。小赵是去年刚考上公 务员的新人,他说:“我什么都不懂,急需要补充这方面的知识,不至于让自己糊里糊涂地断送前程。”而记者在王府井新华 书店采访的一些人甚至觉得,可以在这些小说中找到现实的影子,它们算得上当代官场的“另类教科书”。

  除了普通读者,党政机关的公务员是官场小说的主要阅读群体。据安徽某杂志调查,这类人占阅读总人数的1/3。 按行政级别划分,普通公务员占51.3%,科级占29%,副处级占7.5%,正处级占4.7%。也就是说,级别越低越 爱看。有专家认为,这组数据符合官场现实。处级以上干部在官场打拼多年,熟知官场规则,他们的认识,一点都不比作者水 平差,因此也就不想看,甚至不屑看。而处级以下的科级干部或普通公务员,不少人还没摸到门道,所以才会热衷于看这些书 。

  对于官场小说的兴起,专家褒贬不一。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剧作家倪学礼对记者说:“这类小说根本称不上文学,靠 描写一些贪官生活和潜规则来揭露所谓的现实,迎合一些人既痛恨腐败又向往官场的矛盾心理,档次太低!”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白烨也认为,官场小说之所以受欢迎,是受中国几千年来“官本位”意识的影响。 很多官场小说没有走出摹写现实的窠臼,只满足于编造故事、制造热闹,没有写出现象背后的道理,至于反思意识、批判精神 更是微乎其微。这些作品放在文学的层面上考量,确实属于可写可不写、可看可不看。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则认为,官场小说也还有值得肯定的地方。它至少表明,政府官员的“文化素养越来越 高,意识更加开放”。“如果官员能充分利用闲暇时间来写书,教导人们营造良好健康的同事关系、上下级关系,这应该鼓励 。当然,那些为了迎合读者窥视心理,总是揭露黑暗面的内容,出版部门应该把好关,以免造成整个社会的信任危机。”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热点排行